浅草樱落

GGDD星途璀璨,越来越好

伏黛安利企划接棒!

【伏黛情事|伏地魔&林黛玉】爸爸,你爱妈妈吗?Always and forever.

lofter不能发超过300s的视频,只能上传前面300s,这次剪的是he,在lofter上却是be……绝望,我为!什!么!要剪这么长!如果不嫌太长请移步b站吧:b站地址

白衣巷九:

接我伏黛第二棒。
p1送大家一只锦鲤黛~祝大家新年快乐,鼠年大吉,数钱数到手抽筋,好运连连!!!
p2是我等不急放了彩色封面,明天回老家了,第一话只画了一个大跨页。(考虑到别的,决定还是画成一页一页的。)因为是架空故事,全部重新做设定,包括故事内容都要自己来一边画一边想,甚至整晚整晚的去想一些东西,所以进度很慢。画风很唯美,等我回来继续画他们。回家期间正好有时间想想这些。
p3是我去年画的伏黛系列,一套十张,单张大图和少量散图可以去我以前的记录里找(有裁剪壁纸哒),会考虑做成周边,特别好看。
p4去年画的第一张伏黛,也翻出来给大家,笔芯。

【伏黛】横刀夺爱(下)

里德尔快步走在漆黑阴冷的地道,向来平静的脸上罕见地多了分迫不及待。


第二次分裂灵魂后,很长时间都没办法去黛那边了,不过好在已经找到解决方法了,而且不在是以灵魂状态出现了。


通过这里就能看到黛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里德尔这么想,脚下的步伐迈得更大了。只是不知为何,心底隐隐有不安的预感,而这预感在见到黛的那刻得到了验证。


无论是白绢子上暗红的血,还是黛苍白的面色,无一不在宣告她的羸弱。此刻的黛脆弱得如同叶上轻薄的露珠,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


她要死了。


里德尔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手上已经施展治疗魔法了。


蓝色的光芒笼罩着姑娘,她慢慢睁开了眼睛,里德尔的心却沉了下去。


她太虚弱,即使是魔法也无法挽救她不断流失的生命力。


“黛。”


黛玉自昏昏沉沉中清醒过来,睁眼看见屋里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男子,却不见惊慌,她甚至没有喊人,而是轻轻道:“汤姆。”


“是我,黛。对不起,我……我应该早点来的。”


“咳咳,又说什么胡话,生死自有定数,又岂是人力可强的。自我记事起便开始吃药,想来是我命该如此,又如何怨得了旁人。”黛细细打量他一番:“倒是你,今儿总算是见到你了。往日总是你看得见我,我却看不见你,真真好没道理。原来你是这副模样,我看书上说番人都是黄毛的猴子,你倒是不同。”


里德尔苦笑:“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黛玉笑:“自然是极好的……”


“黛,你愿意跟我走吗?”


黛玉怔住,他的神情很认真,看不出一丝的玩笑,忽然发现这个知己对她也许有别的想法。


她摇头:“谢谢你,汤姆。但是我不愿意。我的心里有宝……”


“你说谎,黛。”里德尔却是不让她说完:“火盆里的灰烬告诉我,你已经放弃那家伙了。我原以为我们有很多时间,目前看来是不允许了。但是黛,我已经爱上你了,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你死去。”


黛玉为他眼中的偏执而心惊。从包裹着自身的蓝色魔法就可以看出汤姆绝对不是个普通人,他拥有强大的力量,可违抗天命必遭天谴。她想阻止他,却力不从心。


治疗魔法的光芒越来越淡,黛玉慢慢闭上眼睛:“汤姆,不要尝试危险的事情。这是我对你唯一也是最后的请求,你一定要答应我。”


里德尔抱着姑娘渐渐冰冷的身体,悲痛的面容渐渐凝结成疯狂的偏执。


“抱歉,黛,这我无法答应。”


多年以后,黑魔王于霍格沃茨决战中失败,他破碎的灵魂则永远困在了幻境中,既不可以走向死亡,又不可以成为幽灵。


而一抹东方幽灵出现在幻境里,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他。


而他,也只有她,有她就够了。


(完)

【伏黛】横刀夺爱(上)

她又在哭了,那个麻瓜又惹她不高兴了!为什么她总有这么多的眼泪?

桃花树下,玉一般的人儿扶树悲泣,珍珠般的眼泪断了线一样落下。

虽然落泪的她也很好看,但还是不希望看到她难过。

里德尔蹲在她面前,伸出手想替她拭去眼泪,可是手再一次从她脸上穿过。

他触碰不到她。

那一刻,里德尔眼里有浓浓的失落。

半年前,他尝试切割灵魂,制成了第一个魂器。可能是灵魂不稳的缘故,他只能以灵魂形态出现在这个园子里,然后遇见她,一个东方女子。

为什么那么多人里只注意到她?为什么要忍受灵魂撕裂的痛苦也要附在纸上与她交流?她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纸页上突然浮现出文字的样子真的是太可爱了。以梅林的名义发誓,天底下没有比她更可爱的人了。

虽然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但里德尔也不得不承认,他爱上这个东方女子了,而且还是一见钟情。

冷血的黑魔王居然会爱上一个麻瓜,这足以让魔法界的那帮傻子大喊梅林的裤衩了。但那又有什么关系?他想要的东西不多,以前是永生,现在多了一个她。

可他现在只能是魂魄形态,她看不见他。得像个办法与她见面,能触碰到她就更好了。

他看了一眼黛,这个念头更加坚定。

有风吹过,轻轻撩起黛的鬓发。

里德尔挑眉,心里有了主意。

黛玉正暗自神伤,忽感到迎面而来的风好似通了人性,在替她拭泪。

她先是一怔,感叹风也多情,可宝玉偏生那样绝情,竟闭门不见。越想越伤感,又悲悲戚戚呜咽起来。 

里德尔不知她怎么反而更伤心了,一时间也犹豫要不要出声。可惜现在用不了读心术,否则就可以知道她在想什么了。

里德尔有点烦躁,一时忘记现在附在风中,竟甩手把靠在石头上的花锄扫落在地。

黛玉受了惊吓,竟也慢慢止了眼泪。心想今天这风似乎有点古怪,又想到时不时附身在纸笺上的那位,于是轻声试探地问道:“汤姆?”

对面毫无反应。

“是了,倒是我多想了。”

经这一分神,黛玉竟感觉好像没方才那么难受了。但一时间又不想回去,就坐在石块上出神。

“是我,黛。”

黛玉惊站起,掩嘴惊呼:“谁在那里?”

见她被吓到,里德尔不得不轻声解释:“别怕,是我,黛,我是汤姆。”

黛玉双颊飞红:“汤姆?你竟是男子?”

里德尔笑了:“自然。黛……”

黛玉却后退了一步:“汤公子,你还是叫我林姑娘吧。黛这个称呼,也未免太亲近了些。”

里德尔见她冷淡疏离的态度有些不悦,但还是决定以退为进:“好吧……黛,哦不,是里,里……”

他里了半天没说出来,黛玉忍不住纠正他:“是林。”

里德尔趁机道:“里……黛,实在抱歉,你们的语言实在太难了。就按原先的叫法不行吗,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称呼对方的不是吗?难道因为我是男的,我们就不是朋友了吗?”

黛玉迟疑:“这……”

里德尔失望地叹气:“我明白了,也许我不该有朋友。再见了,黛。”

黛玉想起汤姆说起他在孤儿院里的事,想起他也是和自己一样同病相怜的人,是难得遇见的知己。

于是她开口:“等等。”

一直站在原地的里德尔露出得逞的笑容,但说出来的话却是满含困惑:“嗯?”

“人生难得一知己。既然你拿我做朋友,我自然也是拿你做朋友的。是我太拘泥于形式了。”

里德尔扬起嘴角:“我很开心,黛。”


(未完待续)

【伏黛】消失的爱人

雨夜,电闪雷鸣。


湿冷的气息无孔不入,与隐匿在暗处的黑袍男子融为一体。


他不声不响地坐在窗边已经很久了,从第一道闪电划破霍格沃茨上空的时候他就已经在那儿了。一动不动,仿佛死去多时的骷髅。


这该死的雨天。


他低声诅咒。


这种雨天总会令他想到孤儿院又湿又冷的夜晚,以及那个失去她的那个雨天。


她不愿跟着他一起来霍格沃茨…只因为一个口琴!早知道就不该告诉她实话,哦不,应该一开始就给那个口琴一个阿瓦达索命。


她可真是小心眼。那只是一个战利品而已,还不还回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可她居然走了!


至今他还记得她离去前无奈的苦笑,以及她离开前说的那些话——


-不准走!


-用你的能力留下我?


-……


-Tom,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只要能力便可以解决的……再见了。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她了。可她的样貌为何如此清晰,如同刻在我永生不灭的意识里。那个雨夜里她的彻夜陪伴,那个清晨她的去而复返,给了我莫大的惊喜与安慰。如果可以,我真想留下她,即使将她囚禁在我身边,我也不要让她离开。可我做不到,连触碰她这样简单的事我都做不到。


她会不会再次出现?就像在孤儿院的那天一样,来到我身边?


她不在了。


是的,我知道,她已经不在了。我亲眼看见那抹柔弱的幽魂一点点消散在雨里,却无能为力。


这该死的无能为力!


男人阴沉的面孔忽然暴怒,玻璃窗承受不住他的怒火炸纷纷碎成粉末。滂沱大雨毫不留情地倾洒在他身上,冰冷的触感不及他内心荒凉的万分之一。


不是已经走了,为什么又回来了,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下。你知不知道,你只是一抹幽魂?你知不知道,我不能失去你?


Tom,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只要能力便可以解决的……再见了。


我知道,我知道的,黛,你不希望我做不好的事情。


可是黛,如果我不强大,我该怎么阻止你的离开?


黛,我要你回来,回到我身边。


No matter the ending is perfect or not, you cannot disappear from my world.


(我的世界不允许你的消失,不管结局是否完美)